如果一个项目6个月还做不起来,要么是时机错了,要么是团队做错了

答答创业 官方创业服务号

2017-11-06 16:17:56

  摘要:

  1,如果一个项目6个月还做不起来,要么是时机错了,要么就是团队做错了。

  2,试想,美国人第一次打海湾战争总共才花了100多亿美金,一个初创的互联网企业却可以融到60-70亿的美金。

  3,这轮寒冬是某些特定企业的寒冬,而且是永久性的寒冬,比如那些没有商业模式的企业。

  4、我比较喜欢这种商业模式:面向大市场,可以防御,可以快速扩张的。

  (以下为2016上海漕河泾国际科技创新嘉年华上,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和创业邦总编辑李劳进行的对话,由创业邦整理并独家发布)

  Round 1:移动互联网的红利还在吗

  李劳:今年有两个非常拉风的项目(映客直播和ofo单车)是朱总投资的,现在都说移动互联网开始衰退了,这点您是否认同?如果是的话,下一步技术变革带来的巨大创新机会在哪里?

  朱啸虎: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增长速度确实是在下降。移动互联网前几年是红利期非常火,现在进入了正常期。一个大的技术变革需要时间来发展,PC互联网迄今已经快20年了,智能手机如果从iPhone第一代上市到明年也有10年了,更不要说前面还有10年的功能机时代,所以大的技术平台需要时间来铺垫。

  关于未来的大趋势,比如AR和VR还需要让子弹飞一会,能否成为大平台,现在还不好说。而且过去任何一个科技的创新浪潮都会经历S曲线,中间有一个很深的“死亡谷”。一开始蓬勃发展,后来倒掉一批,直到第二波才会成熟。这样来看,AR和VR还处在早期。

  李劳:那换句话说,移动互联网是不是已经完成了第一个周期?

  朱啸虎:移动互联网其实在以前的功能机时代,就有相当一些公司发展的不错。比如功能机时代有两家公司做类似微信的应用,也都获得了上千万的用户,当然现在这些公司都已经消失了。所以可以说移动互联网已经走出了死亡谷,当然百花齐放的红利期也已基本结束,开始进入新常态,每年可能只能冒出4-5个比较好的机会。

  李劳:新浪持股50%微博的股份,这部分资产却已经超过了新浪本身的市值,仍保有大量流量的PC端如今严重被看衰,这种现象该怎么看待?

  朱啸虎:这很正常。资本讲的是未来,而不是过去。新浪的门户业务以后可以怎么发展,目前看不清楚。比起今日头条,腾讯新闻,网易新闻,新浪在移动端布局是远远不够的。

  李劳:接下来,能够挑战移动互联网的设备有没有机会成为个人的计算中心,还是仅仅是一个辅助功能?

  朱啸虎:说实话现在还没看到。手机之所以能成为计算中心,是因为符合人类通讯的刚需。而AR和VR都还是锦上添花的东西,暂时不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大平台的。

  Round2:流水没用了,现金流为王

  李劳:移动互联网中的部分明星项目,如滴滴、饿了么等,都没有取得规模性的盈利,您认为他们需要多久可以抵达正常的收入阶段?

  朱啸虎:互联网是比较典型的,一开始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才可以建立起一个比较大的平台。阿里巴巴曾经也是这样。一旦地位稳固之后,赚钱不是问题,互联网的盈利能力是毫无疑问的。

  中国的互联网竞争非常惨烈,滴滴打车已经融了70-80亿美金,美团也融了几十亿美金。试想,美国人第一次打海湾战争总共才花了100多亿美金,一个初创的互联网企业融资60-70亿的美金,这件事情是史无前例的。

  李劳:既然如此惨烈,资本扔这么多钱进去烧,能拿到期望的收益吗?

  朱啸虎:这是肯定的,资本是逐利的,肯定算过投资回报率。

  Round3:投资互联网,就要赌最大的人群

  李劳:在过去几年您投资了包括滴滴、饿了么。真正在背后影响您投资逻辑的是什么理念?

  朱啸虎:我觉得投资还是得源于生活,如果能成为又大又快的互联网平台,那肯定是满足了生活中某个痛点。

  我记得从前冬天去北京开会,外面很冷。只能通过酒店去叫车,得等好久。那个时候就在想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应用就好了。

  结合资本的推动和痛点效应,如果一个项目6个月还做不起来,要么是时机错了,要么就是团队做错了。

  李劳:6个月?那对创业者真是非常残酷。

  朱啸虎:对,不过同时也意味着试错成本相当低,6个月就能知道做的东西对不对。

  李劳:您喜欢投资非常主流,覆盖人群特别广泛的项目,这个是您投资的典型逻辑吗?

  朱啸虎:我喜欢面向大众消费者的内容,这是互联网的优势。面对大众消费者,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有很大的差别。传统企业会先建立高端品牌。从高端向下扩张。互联网却是先覆盖低端市场。那些选择从高端往下走的就没有成功过,从低端往上打的的倒都做得相当不错。

  李劳:还是要满足大部分网民的刚性需求。

  朱啸虎:对。

  李劳:一些垂直细分领域,您是怎么看待,会选择投资吗?

  朱啸虎:具体情况具体讨论。中国的人口基数足够大,就算覆盖的是10%的人群,那也有1亿多。这种规模的市场是值得考虑的。

  Round4:这轮寒冬是针对某些行业的

  李劳:现在资本压力是否还在持续,您预测市场最深寒的时刻何时到来?

  朱啸虎:钱不是问题,市场上有很多钱,还有很多新基金成立。这轮寒冬是某些特定企业的寒冬,而且是永久性的寒冬,比如没有商业模式的O2O项目。符合商业模式的项目还是非常火的,比如说ofo单车。

  李劳:所以您认为寒冬是有针对性的?

  朱啸虎:对,2000年为什么会有科技泡沫,因为那时追求eyeball眼球阅读量,不追求收入。过去两年我们片面追求流水,而今年投资人首先问的问题就是有没有毛利,开始回归商业本质了。每一轮科技泡沫投资人和创业者基本都在犯同样的错误,只是表现形式可能有些差异。

  李劳:能否把这次寒冬看作是去泡沫化的过程?

  朱啸虎:对,去泡沫化,是对过去两年投资泡沫的纠错。

  Round5:优质资产一年只有四次机会

  李劳:媒体经常会说资本荒,一会儿又讲资产荒。

  朱啸虎:其实是优质的项目资产荒。全球所有的央行都在印钱,所以很多长期国债都是负利率,市场上钱太多了,但是好的资产非常少。

  李劳:这些溢出的资本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的步伐还在上升的吗?

  朱啸虎:同样的,钱不是问题,实际上最大的问题是早期项目投不出去多少钱。

  过去15年,每年新成立的互联网公司中能够最终成为独角兽的,平均每年只有4-5家。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,这个数字都是差不多的。对于风险投资来说,如果投10家中4-5家那会很赚钱,投20家中4-5家可能还是可以赚钱,但如果投了100家还是只有4-5家靠谱,那就估计赚不到钱了。

  李劳:所以还是要对创业项目精挑细选?

  朱啸虎:对,早期的投资可以投的项目确实是很少,整个市场每年值得投出去的钱可能就十几亿美金。

  李劳:如果您来评判金沙江投资项目的选择标准,如何向创业者提供实用的建议?

  朱啸虎:1、面对大的消费市场,2、可以防御,3、可高速非线性扩展的。这种商业模式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。

  李劳:资金和市场的变化影响了很多创业在企业运维的动作,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?

  朱啸虎:先验证商业模式,在证明商业模式成立前,要严格控制烧钱的速度。

来源: 创业邦

更多内容
浏览更多内容
1 2 3 4 5

打赏给作者:

选择支付方式
  • 打赏金额:¥

Copyright © 2018 企答答网络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 | 网络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 16038994号-4

举报这条内容

对比

隐藏

免费咨询
快速解答


400-900-6055